后海大鲨鱼

我忍不住往她的身边靠一靠。她有点吃惊,瞥了我一眼,脸微微有点红。 由此可见他对诗的主题

时间:2010-12-5 17:23:32??作者:生活文摘情感版 ??来源:畅游通??查看:??评论:0
内容摘要:人的情形”为证。由此可见他对诗的主题,我忍不住往我一眼,脸微微有点红是以主观臆测来代替历史现实的。胡氏所倡导的治学方法影响很大,我忍不住往我一眼,脸微微有点红顾颉刚先生编的《古史辨》第三册中,刊载了“五四”以后关于《诗经》研究的几十篇文章,表现得最为突出。又如顾先生将《野有死麕》末章的“无感我帨”今译为“不要动摇我身上挂的东西”。胡适见了,就写了《论“野有死麕“书》说:“也许‘帨’只是一种门帘,而古词书不载此义……”顾收到此信,又作《跋适之先生书》说:“我诚意的招认,我是误解了。帨为‘门帘”,现在虽没有坚强的证据,但未始不可做一个‘假设”,徐待证据的发现。”在这种不科学的治学方法指导下,一般学者都趋向繁项考证的途径,如对《野有死麕》卒章的讨论,《静女》“荑”与“彤管”的讨论,参加这个讨论的,有钱玄同、岂明(周作人)、刘复、刘大白、俞平伯、顾颉刚、郭全和、魏建功等,最可笑的,是董作宾竟为《静女》篇的“荑”作了一篇《茅氏家谱》,把茅分为白茅、青茅、营茅等八种,又画作表格,列其“别名”“形性”“功用”“所见书”等项。功用一项,又列为“入药的茅根”等十种用途。这不是使《诗经》研究进入魔道从而达到“少谈主义,多作

人的情形”为证。由此可见他对诗的主题,我忍不住往我一眼,脸微微有点红是以主观臆测来代替历史现实的。胡氏所倡导的治学方法影响很大,我忍不住往我一眼,脸微微有点红顾颉刚先生编的《古史辨》第三册中,刊载了“五四”以后关于《诗经》研究的几十篇文章,表现得最为突出。又如顾先生将《野有死麕》末章的“无感我帨”今译为“不要动摇我身上挂的东西”。胡适见了,就写了《论“野有死麕“书》说:“也许‘帨’只是一种门帘,而古词书不载此义……”顾收到此信,又作《跋适之先生书》说:“我诚意的招认,我是误解了。帨为‘门帘”,现在虽没有坚强的证据,但未始不可做一个‘假设”,徐待证据的发现。”在这种不科学的治学方法指导下,一般学者都趋向繁项考证的途径,如对《野有死麕》卒章的讨论,《静女》“荑”与“彤管”的讨论,参加这个讨论的,有钱玄同、岂明(周作人)、刘复、刘大白、俞平伯、顾颉刚、郭全和、魏建功等,最可笑的,是董作宾竟为《静女》篇的“荑”作了一篇《茅氏家谱》,把茅分为白茅、青茅、营茅等八种,又画作表格,列其“别名”“形性”“功用”“所见书”等项。功用一项,又列为“入药的茅根”等十种用途。这不是使《诗经》研究进入魔道从而达到“少谈主义,多作

三 《诗经》和三曹诗两汉是辞赋的天下,她的身边靠诗歌创作较少。桓帝、她的身边靠灵帝时产生的古诗十九首,和托名的苏武、李陵诗,作者多为知识分子,他们吸取《诗经》、《楚辞》、乐府民歌的营养,在五言诗艺术技巧方面,虽有所提高,但他们的生活面是很狭窄的,所反映的社会现实也不广。汉魏时代,三曹打破了两汉辞赋独盛的局面,使诗歌成为当时文坛上的主要形式。他们面临着东汉皇朝的政治腐朽、军阀割据、互相混战、通货膨胀,给人民造成深重的灾难的局面。曹操、曹王、曹植父子三人都是当时社会的目击者,也是诗歌爱好者。在他们创作中,有些深刻反映了汉末动荡时代的社会现实,带有浓厚的忧国忧民的思想感情。沈约《宋书·谢灵运传论》说:“至于建安,曹氏基命,三祖陈王,咸蓄盛藻,甫乃以情纬文,以文被质。”他指出了建安诗人在创作上有社会内容、有思想感情、有艺术技巧的特点。曹操用乐府诗的题目和调子抒写富有新内容的诗,其代表作有《薤露行》、《篙里行》。《薤 三 反映战争摇役的诗歌《诗经》中抒写战争的诗篇是很多的。周统治者进行的战争,一靠她有点有抵抗玁狁、一靠她有点蛮族、徐方、淮夷等少数民族侵扰的正义战争,这是为人民所支持拥护的。春秋时代,诸侯间大鱼吃小鱼的兼并战争,这是为人民所深恶痛绝的。因此在《诗经》反映战争摇役的诗歌中,我们可以听到战士们同仇敌忾的高歌,也可以听到士兵对穷兵黩武的怨恨《豳风·东山》是《诗经》中有名的诗篇,它是一位跟随周公东征三年幸获生还的兵士,在归途中的歌唱。周武王即位,他的兄弟管叔、蔡叔勾结殷人的后代武庚在东方叛乱,周公带兵去征讨,三年之后才班师回朝,那是公元前一〇六一年的事。这次战争虽为历史学家所肯定,但它带给战士们的,却依然是妻离子散和田园荒芜的悲哀。我徂东山, 从我远征到东山,慆慆不归。 久久不归岁月长。

  我忍不住往她的身边靠一靠。她有点吃惊,瞥了我一眼,脸微微有点红。

三 众多的诗人,吃惊,瞥漫长的年代,吃惊,瞥广袤的地域《诗经》是一部诗歌总集,三百零五篇,诗的作者不下数百人。可惜这些诗人的真名实姓都已经湮没不可考了,我们只能从他们的歌吟中来体会其思想感情,真正可以确知的作者不过几个人。《诗经》中有一部分贵族的作品,它们的作者的姓名,或者是古书上有记载,如《尚书·金滕》说《鸱鴞》是周公所作(经后人考证,《金滕》是伪书,不可信),《左传》说:“许穆夫人赋《载驰》。”或者是作者在诗中自报姓名,如《节南山》说:“家父作诵,以究王訩。”《巷伯》说:“寺人孟子,作为此诗。”《崧高》说:“吉甫作诵,穆如清风。”《閟宫》说:“新庙奕奕,奚斯所作。”但是家 少则民靡孑遗;襄陵举滔天之目,我忍不住往我一眼,脸微微有点红倒戈立漂杵之论。辞虽已甚,我忍不住往我一眼,脸微微有点红其义无害也。且夫鴞音之丑,岂有泮林而变好:荼味之苦,宁以周原而成饴?并意深褒赞,故义成矫饰。”王充《论衡·艺增》篇说:“故誉人不增其美,则闻者不快其意;毁人不溢其恶,则听者不惬于心。”注中《述学·释三九》说:“辞不过其意则不畅,是以有形容焉。”他们所说的夸饰、艺增、形容,都是指夸张而言。我们综合前人的说法,有三点可以提出:一、夸张必须“言过其实”、“辞过其意”,否则不成其为夸张。二、夸张仍是反映真实,但这种真实,是艺术上的真实,而非事实上的真实。三、夸张产生的原因,在主观上由于“意深褒赞”,故“义成矫饰”,“辞不过其意则不畅”。而在客观上则由于要使“闻者快其意,惬于心”。刘勰在《夸饰》篇所举的例证,多半出于《诗经》。让我们来看看夸张的艺术效果吧。《大雅·嵩高》:“嵩高维岳,骏极于天。”骏是高大险峻的意思,极是“至”的意思,诗人形容山岳的高大, 沈义父《乐府指迷》说:她的身边靠“作词与作诗不同,她的身边靠纵是花草之类,亦须略用情意,或要入闺房之意。”由于这种题材的狭隘性,就容易流于“嘲风雪,弄花草”,而缺乏较大的社会意义。因此更需要运用比兴、寄托的手法,借以扩大词的思想意义。清代的常州词派,就是在理论上提倡比兴与寄托的。谭献《复堂词话》说:“常州派兴,虽不无皮傅,而比兴渐盛,……周介存有‘从有寄托入,以无寄托出’之论,然后体益尊,学益大。”他所说的比兴实际上就是“寄托”;所谓“无寄托”是说有寄托的实质而无寄托的痕迹。他们所强调的寄托,从比兴的含义来说,已有进一步的发展,也就是屈原《离骚》“举类迩而见义远”的比兴手法的发展。这是比兴在含义上和《诗经》的兴不同点之三。最后,运用比兴这种手法,一方面必然先由一种具体的事物所触起所谓“触物起兴”。另一方面,这种事物和作者思想感情必然有其内在的联系。比兴是一种形象思维,是我国文艺作品中,特别是在诗歌中塑造形象的常用的艺术手法之、古代的作家或理论家,也用它来调作品的形象性,反对枯燥乏味的缺乏诗

  我忍不住往她的身边靠一靠。她有点吃惊,瞥了我一眼,脸微微有点红。

生》《蜨蝶行》《枯鱼过河泣》等,一靠她有点都以禽言诗的形式反映了压迫者的残酷与被压迫者的悲愤。文人作品中,一靠她有点象张衡的《四愁诗》,“效屈原以美人为君子,以珍宝为仁义。以水深雪雾为小人思以道术相报贻于时君,而惧评邪不得以通”,就是对《离骚》美人香草比兴手法的继承。其后曹植的《美女篇》《吁嗟篇》《野田黄雀行》《七步诗》等,也都是通首寄托的。阮籍的《咏怀》、左思的《咏史》、郭璞的《游仙》不消说,陶渊明的《咏贫士》七首,多以古代的寒士自况;《述酒》一首通体比兴,几乎是隐语,现在有人认为它是悼晋恭帝的。唐代诗人亦常有比兴之作,如陈子昂、张九龄的《感遇诗》,李白的《古风》和《乐府》,杜甫的《病桔》、《杜鹃》等都是。杜甫又有《佳人》一篇,是通首寄托之作:“绝代有佳人,幽居在空谷。自云良家子,霉落依草木。关中昔丧乱,兄弟遭杀戮。官高何足论,不得收骨肉。世情恶衰歇,万事随转烛。夫婿轻薄儿,新人美如玉。合昏尚知时,鸳鸯不独宿。但见新人笑,那闻旧人哭?在山泉水清,出山泉水浊。侍婢卖珠回,牵萝补茅屋。摘花不插发,采柏动盈掬。天寒翠袖薄,日暮倚修竹。”这诗写一位被 十、吃惊,瞥《桧风》:吃惊,瞥桧国在西周末年被郑桓公所灭,事见《史记》。所以全部《桧风》都是西周的作品。桧国在今河南密县一带地方。只存诗四首,看不出它的特点。《隰有苌楚》一诗,表现了浓厚的厌世悲观的色彩。十一、《曹风》:《侯人》是写曹共公的事。《左传·鲁僖公二十八年》有关曹共公不用僖负羁而乘轩者三百人的记载,僖负羁是春秋晋文公同时人,约当公元前六四〇年左右。余篇不详。曹国在今山东西南部菏泽、定陶、曹县一带地方。也只存四首诗。曹是一个较小的国家,位于齐、晋之间,统治者如曹共公等,生活非常腐化,人民感到悲观失望,这是很自然的事;《蜉蝣》一诗正是它的代表作。十二、《豳风》:《破斧》篇说:“周公东征”,《东山》说:“我徂东山》滔滔不归。”“自我不见,于今三年。”它是周公东征士卒在归途中所作的诗。西周亡后,豳地为秦所有。所以《豳风》全部都是西周的作品,是《国风》中最早的诗。豳,亦作邠,在今陕西栒邑、邠县一带地方。

  我忍不住往她的身边靠一靠。她有点吃惊,瞥了我一眼,脸微微有点红。

实地反映了从西周初期至春秋中叶几百年的周代社会现实,我忍不住往我一眼,脸微微有点红它展示了勤劳而智慧的广大人民群众,我忍不住往我一眼,脸微微有点红以及统治阶级中一些被压抑的人物的一幅幅美丽生动的生活画卷,真正当得起是当时社会的一面镜子,祖国文学史上现实主义与比兴艺术手法的起点。从我国古典诗歌的发展历程看,《诗经》中的诗体是古代诗歌的第一种比较成熟的诗体。王国维说:“四言敝而有《楚辞》,《楚辞》敝而有五言,五言敝而有七言,古诗敝而有律绝,律绝敝而有词。”①我国古典诗歌的样式有四言、骚体、五七言古近体诗及句式长短不齐的词、曲,而《诗经》中的四言体是最早的一种样式;它为”人民所创造,嗣后为一些乐师所加工,文人所学习,并有所发展。从文艺的继承与发展的辩证规律来看,各种诗体是互相继承、彼此交替的。可以这样说,没有《诗经》,就不可能发展为后来的骚体、五七言诗、词、曲等,这是为我国的长期的文学发展的历史所证明了的。因此,我们要了解祖国的古典诗歌,必须从《诗经》开始。————————————————①《人间词话》

实完善。第四章杂用比句“如跂斯翼,她的身边靠如矢斯棘,她的身边靠如鸟斯革,如翚斯飞,君子攸跻。”诗人连用四个比喻,形容殿堂的宏伟华丽。陈奂说:“此章四‘如’者,皆谓廉隅之正,形貌之显也。”①五章写寝宫的广大深远,庭路的平正,楹柱的高大。接着六、七、八、九四章则是诗人对宫室主人的祝颂之辞,希望他们住在这里生男育女,男的长大后会做君侯,女的长大后成为资妻良母。此诗纯用赋法,杂以比喻,层次井然,描写生动,是一首较好的叙事写景诗。六、诗的每章起兴不同,末一句或二句用赋式者。如《邶风》的《凯风》,但这是比较少见的。这种诗,兴句几乎多于赋句,但叙事仍为中心。陈奂说:“兴者,前二章以凯风之吹棘,喻母养其七子。后二章以寒泉之益于浚,黄鸟之好其音,喻七子不能事悦其母,泉鸟之不如也。”②各章起兴用以形象地说明下面所写的事实,孰主孰次,是很清楚的。《诗经》有赋、比、兴三种艺术手法,虽然“赋显而兴隐,比直而兴曲。”③,但赋却是基础。因——————————————————————————①②《诗毛氏传疏》③《文心雕龙·比兴》 野有蔓草,一靠她有点 青草蔓延野地上,一靠她有点零露漙兮。 露珠落上一团团。有美一人, 那里有位美女郎,清扬婉兮。 周清目秀真好看。邂逅相遇, 我们路上巧相遇,适我愿兮! 心满意足一日欢!这不是很清楚地表达这种情绪吗?第二章末二句说:“邂逅相遇,与子偕臧!”朱熹解释:“与子偕臧,言各得其所欲也。”可见在偶然相遇的机会而获得配偶,是当时男女的共同要求。《召南·摽有梅》说:摽有梅, 梅子完全落了地,顷筐塈之。 拿着小筐拾取它。求我庶士, 追求我的意中人迨其谓之! 趁着仲春相会吧。她在田野间看见梅子已熟,纷纷落地,已经可以用浅筐来拾取;因联想自已青春已逝,只好趁那“会男女”的时刻选择对象。这些青年男女除二

一 《诗经》和《离骚》《离骚》是我国古代第一个伟大诗人屈原的代表作。汉刘安《离骚序》称赞说:吃惊,瞥“《国风》好色而不淫,吃惊,瞥《小雅》怨悱而不乱;若《离骚》者,可谓兼之矣”,明确地指出了它和《诗经》的继承关系。在《离骚》中,诗人屈原继承了《诗经》现实主义的传统,兼采楚国民歌的形式和浪漫主义的色彩,写下了不朽的诗篇。楚国本来是战国七雄中最强大国家之一,疆域比任何国都大。刘向《新序》说:“横则秦帝,纵则楚王”,它和秦国在当时是势均力敌的。到屈原参加政治活动时,楚国已由强转弱。屈原虽是楚国贵族,但他具有政治远见,由于上官大夫,令尹子兰一伙党人当道,他两次遭谗流放。屈原作品中的现实主义精神,首先表现在他真实地暴露了当时社会的政治情况。在内政上,屈原主张法治,而党人主张心治。《惜往日》说:“背法度而心治”,‘明法度之嫌疑”,表明了法治与心治的矛盾。屈原又主张“举贤授能”政策,推荐民间有才德的 一 小 引我国文学,我忍不住往我一眼,脸微微有点红远在虞夏殷商时代就已萌芽,我忍不住往我一眼,脸微微有点红至今还保存的,有神话传说,有甲骨文字,有《易经》中的爻辞,有《书经》中的文告。那时文字少,字体不统一,语法简单,词汇多半是单音的,读起来洁屈赘牙。用比较丰富而统一的语言记录写作,是从周代开始的。而中国文学光辉灿烂的第一页,便是《诗经》。梁启超说:“现存先秦古籍,真赝杂揉,几乎无一书无问题;其真金美玉、字字可信者,《诗经》其首也。”①这一段话,说明作为我国光辉灿烂的古代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诗经》是完全真实可信的;作为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是真金美玉,是古代艺术宝库中闪闪发光的一串串的明珠。《诗经》真—————————————————————①《要籍解题及其读法》

一大批研究音韵的着作。清王引之《经传释词》是专门解经文中的虚词的。王筠的《毛诗重言》又是专门研究《诗经》中词的复叠现象的。……每一木书都研究了一个单项,她的身边靠合起来便是一个整体,她的身边靠为后来的研究开阔了道路。四 “五四”以后三十年的《诗经》研究五四运动以后,关于《诗经》的研究,有下列几种情况:一种是受西方个别学者治学方法的影响,这以胡适为其代表。他在《谈谈诗经》一文中说:“贡献一点我个人研究古书的方法:第一,训诂。用小心的精密的科学方法,来做一种新的训诂工夫。第二,解题。大胆的推翻二千年来积下附会的见解,完全用社会学的历史的文学的眼光,推翻前人的附会,自己有一种新的意见。”在表面上看来,胡氏提出两个方法,是无可非议的。如果结合他对诗篇的分析看来,实质上就是“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的唯心的治学方法。如他在谈《小星》一诗时,大胆地假设它是“写妓女生活的最古记载”。又以“我们试看《老残游记》,可见黄河流域的妓女送镛盖上店陪客 一股蔽美忌贤的风气,一靠她有点但他面对这种现实,一靠她有点只能高驰不顾,没有办法改变它更谈不上救民于水火之中了。他在第一次放逐时说:“既莫足为美政兮,吾将从彭咸之所居。”最后一次放逐时说“知死不可让,愿勿爱兮!,意思是说,我所理想的美政,既不能实现,将要到跳水死的彭咸所住的地方去。我了解死这条路是不可熊推开的,不要吝惜生命啊!屈原的死,是殉国难,不是考虑个人得失的问题,而是整个国家兴亡的问题。不久,果不出屈原所料,秦国就把楚灭掉了。从上看来,屈原作品所反映的都是当时楚国的实际情况。他的创作方法,主要是现实主义的。何其芳在《屈原和他的作品》一文中说:“我们把屈原的作品称为现实主义的杰作的原因,首先在这里。……虽然同样带有幻想,夸大奇特的色彩,但在根本内容上仍然是真实地反映了现实,引导人正确地认识现实,或者唤起对于现实中不合理的事物的反抗,因而他根本精神仍然是现实主义的。”他的分析,颇为确切。

最近更新
热门排行
copyright ? 2016 powered by 人事考试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