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梁县

"我吃过了,妈妈。" 万丽接到了一个电话

时间:2010-12-5 17:23:32??作者:宣武区 ??来源:洛阳市??查看:??评论:0
内容摘要:  万丽接到了一个电话,我吃过了,那边只“喂”了一声,我吃过了,万丽立刻听出来了,脱口道,是叶楚洲?事后,不仅叶楚洲觉得奇怪,连万丽自己也感到有点不可思议,她和叶楚洲,已经好几年没有联系,怎么会在接到电话的一瞬间,就想到了他呢?叶楚洲说这是心有灵犀,万丽却知道,那是因为自己想钱想疯了,才会忽然感觉到叶楚洲是给她送钱来的。

  万丽接到了一个电话,我吃过了,那边只“喂”了一声,我吃过了,万丽立刻听出来了,脱口道,是叶楚洲?事后,不仅叶楚洲觉得奇怪,连万丽自己也感到有点不可思议,她和叶楚洲,已经好几年没有联系,怎么会在接到电话的一瞬间,就想到了他呢?叶楚洲说这是心有灵犀,万丽却知道,那是因为自己想钱想疯了,才会忽然感觉到叶楚洲是给她送钱来的。

有一回和康季平谈起来,妈妈万丽把自己的委屈告诉了康季平,妈妈康季平说,这对你来说是好事,向问不正是希望你在严酷的环境中得到真正的锻炼吗,要不然,他完全可以给你个清闲太平点儿的位子。万丽说,但是这两个人,也太直露了,说变就变,一点都不觉得有什么不自然。康季平说,现实就是这样,你一定要记住,在任何岗位,都有竞争,都有让你心理不平衡的事情和人,他们不可避免地会出现在你面前,干扰你的工作,你别以为到旧城改造指挥部,男同志多,事情就好办些,疙疙瘩瘩的东西就会少,一点也不会少,只会更多,更严酷,更无情,女同志和女同志竞争,再怎么你死我活,到头来也可能会心肠软一下,下不了手了,但是和男同志相处,你可千万别抱什么幻想,他们当面会吹捧你,但是他们下手的时候,绝不会手软,更不会心软。万丽说,我不想那么多,想那么多我就不能做事情了,我只想把工作做好,这一次我直接找闻书记,没有别的想法,就是想努力促成这件事情。康季平高兴地说,万丽,你长大了。有一天等水的时间长了些,我吃过了,供水间又是热气蒸人,我吃过了,好不容易打到了水出来,万丽眼前都有点迷茫了,刚出门的时候,就撞到一个人,万丽一失手,水瓶打碎了,幸好没有烫着,但万丽被吓着了,看着一地的碎片发愣,这个人却一迭声地说,不怪我,不怪我,是你自己撞上来的,是你自己撞上来的。

  

有一天下班的时候,妈妈万丽发现许大姐走在她前面,妈妈但走得很慢,走走停停,万丽估计许大姐是有意在等着她,就加快了脚步追上去,喊了一声许大姐。但许大姐并没有表现出是在等万丽的意思,回头看到万丽,“哦”了一声,说,是小万啊,好久不见你了,到底办公室工作忙啊。万丽说,还好。许大姐说,小万,你走了之后,妇联的同志们还挺想念你的。万丽估计许大姐是有什么事情找她,但许大姐不说,她也不好直接问,只能心不在焉地和许大姐打着哈哈。两人走了一段,说了说无关紧要的话题,许大姐突然道,小万,听说伊豆豆也要调办公室了,到接待处,跟金处长是吧?有一天伊豆豆来找万丽,我吃过了,在走廊上撞见了,我吃过了,就站在走廊上说话,伊豆豆说,万姐,你的同事怎么样?万丽说,你说怎么样?伊豆豆说,我的感觉,还不错,到底书读得多,气质就是不一样啊。伊豆豆的话和赵军说的完全一样,还不等万丽说什么,伊豆豆就朝万丽又撇嘴又挤眼睛,说,只不过,万丽,来这么个同事,你麻烦大了。万丽本来就心里烦着,伊豆豆还火上浇油,把她惹冒火了,脸一拉,说,说什么话呢,她又不是来跟我打架的,我有什么麻烦!伊豆豆说,不是来跟你打架的,是来跟你要好的?万丽说,我也用不着别人跟我要好。伊豆豆说,火气这么大,心里不平衡了吧,换了谁,办公室来这么一个高水平美女,心里也不可能平衡啊。万丽说,你小人之心。伊豆豆说,我是小人之心,但是君子之腹在哪里呢,我怎么看不见,在你肚子里吗?有一天在机关大院里,妈妈万丽碰见了向问,妈妈向问正和其他几个同志边走边说着话,看到了路对面的万丽,向问笑着朝她点了点头,说,小万,上班啊。万丽说,向部长。只觉得喉头有点发哽,心也有些发慌,她希望向问能够停下来,让他边上的人先走开,就像她刚到妇联那一次,在会上也是大家围着向秘书长说话,但向秘书长支走了别人,和她单独说话,此时此刻,她多么希望向问能够停下来跟她说几句话,问她些什么,或者,至少也让她能够给向问问个好。但是向问并没有停下,他已经走过去了,仍然和另外几个同志交谈着,好像他与万丽之间,从来就是这样一种平平淡淡的上级与下级的关系,只是点个头、笑一笑的交情。万丽愣在那里半天,要知道,这可是好几年来,他们头一次面对面地碰上,头一次说话,万丽怎么也不能明白,向问给她的感觉,就像他们天天在机关,天天碰见那样平常,就像向问从来没有离开过,从来没有发生过什么风波什么起伏。

  

又过了些日子,我吃过了,一天万丽接到在省城工作的大学同学季方的电话,我吃过了,说今天有老同学从外地来,省城的几个同学请客,万丽问是谁来了,季方也没有说是谁,只说你来了就知道。万丽心里就有一种预感,好像是康季平,晚上到了饭店一看,果然是康季平,季方说,不告诉你,是为了给你个惊喜。康季平说,万丽才不惊喜,她早知道是我。季方说,怎么,你们通过电话?康季平说,用得着通电话吗?季方说,那就是心有灵犀。余建芳不久前也调动了,妈妈到市委组织部担任宣传科的科长。伊豆豆先前告诉过万丽,妈妈余建芳到新来的组织部长那儿哭过,说前任领导对她不公,像她这样工作多年表现突出的同志,科长的位子还一直是个代的,伊豆豆还嘲笑余建芳水平不行哭也没用。现在看起来,还真是起了点作用的。余建芳虽然仍是正科级,但毕竟是在组织部里边了,位子的分量可不一样了。伊豆豆又来找万丽说话,说,万丽啊,我和你,就少这一招,要哭也是在家里哭,不会到领导面前哭。万丽说,伊豆豆你这张嘴也太损了,我还真不相信,哭能够哭出个一官半职来。伊豆豆说,信不信由你啦。万丽心情好,还和她开玩笑,说,那你赶紧回家,把墙壁当成组织部长,练哭,练成了再来教我。伊豆豆说,我要是练成了才不会教你呢,不然我哭不过你的,你的哭声肯定比我动听,教会徒弟饿死师傅。她们轻快地说着笑着,好像生活与人生,从来都是那么轻轻松松快快活活的。

  

余建芳更是大惊失色,我吃过了,脱口说,我吃过了,是不是你们都知道?是不是你们早就知道了?万丽本来是说说气话的,完全是没有目标的瞎说,却不料余建芳表现得如此的不正常,万丽心头一跳,难道余建芳真的犯了错误才调出组织部的?脑子里这么想着,更没料到余建芳竟哭了起来,开始还是无声地淌眼泪,后来声音越来越大,干脆趴到桌上号啕大哭起来。

余建芳渐渐平静后,妈妈她们到附近一家咖啡馆坐了一会儿,妈妈余建芳简单地说了说张书记的情况,不知是不是今晚的事情触动了她,余建芳显得特别主动,她告诉万丽,张书记快到年龄了,如果在今年年底班子大调整的时候,不能上到南州市里。他明年就要从现在的位子退下来了。她见万丽微微皱眉,就知道万丽在想什么,又说,是的,这是组织上的事情,可是现在南州许多人,都知道你跟大老板关系特殊,当然也包括张书记。万丽想说,可是事实上并非如此,但她说不出口,不仅不能说出口,她得承认,还得利用这种假象。她现在明白了,明天到了张书记面前,谈判的砝码在哪里。叶楚洲似乎完全明白万丽的疑惑,我吃过了,笑道,我吃过了,万丽,别多想,对你的好感,肯定是有的,不瞒你说,我还没有认得你时,就有了。万丽不由笑起来,开玩笑说,梦中情人啊?叶楚洲说,差不多吧,那时候机关里的人老是议论你,我就不服,想,机关这个臭猪圈里,还能冒出一只白天鹅来?就算是瞎飞飞错了地方,也呆不长的,呆长了,还不被猪圈的臭猪粪给熏跑了。万丽笑道,却不知还呆得够长的。叶楚洲道,是呀,不过不能再呆下去了。万丽道,再呆下去,就变成臭猪粪了。叶楚洲说,我们还是言归正传,我是认真的,对你的好感,是一个原因,但不是主要的原因,我这个人,有个优点,凡是优秀的女人,我都会有好感,可不止你一个。

叶楚洲说,妈妈那就好,妈妈比我强多了。万丽一愣,呆呆地看着叶楚洲,叶楚洲说,我可已经觉得自己的路走到头了。万丽说,叶主任你开玩笑。叶楚洲说,不开玩笑。万丽说,那你,你想怎么样?叶楚洲说,我还不知道应该怎么样,我如果知道应该怎么样了,我不会停留一时半刻的。这时候黄林也出来了,说,计部长叫你们进去呢。三人一同进来,计部长道,你们两个,是不是躲到外面商量怎么对付我?我告诉你们啊,别做梦了,我的酒量,不是你们两三个人对付得了的。还不等万丽和叶楚洲说什么,林美玉先跳了起来,说,计部长,原来您也会吹牛哇。计部长说,小丫头,我吹牛?要不你试试,你一杯,我三杯,看谁先倒下。林美玉夸张地用手捂住心口,做了一个往后倒的姿势,计部长哈哈大笑起来,说,你看看,你看看,别说喝了,一句话就把你吓倒了。叶楚洲说,我吃过了,是的,我吃过了,这些手段是行得通的,事实上,这些人也靠这样的手段挣了不少钱,但这是没有文化的表现,也是没有文化的结果,终究不是长远之计,只能是一种短暂行为。要想长久地立于不败之地,就得从根本上考虑问题,当别人还没有意识到文化背景和知识内涵的重要性的时候,我得抢先一步物色人才,你就是我物色的少数几个人才之一,也是其中唯一的女性。万丽说,你看得挺远啊。叶楚洲道,要想胜人一筹,就是要站得比别人高看得比别人远嘛.

叶楚洲说,妈妈万丽,妈妈你是不是在想,为什么市报不见报,反而省报见报了?万丽说,这个项目,是南州到目前为止最大的联营项目,但好像南州市委没有介入,没有参与,背后是不是有什么背景?叶楚洲说,万丽啊万丽,你真是块好材料,实话跟你说,我是先走《南州日报》的,但是走不通,报纸不敢发,才去走省报的。万丽说,你牛啊,人家只有上面走不通往下走,你是反过来,要是省报仍走不通,你就要走《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了吧。叶楚洲道,那是当然,还好省报走通了,但也费了很大的周折啊。万丽说,这是肯定的,恐怕也只有你能做得到。但是,你有没有考虑,如果南州市委有不同意见,你这样做,不是刺激了他们吗?叶楚洲说,可我要是不这么做,下面我在南州的工作是寸步难行啊!万丽说,你经你的商,你造你的休闲度假宾馆,你不是已经离开政治了吗?叶楚洲笑了笑,说,这个你慢慢看,看了以后你会明白的。叶楚洲说到做到,我吃过了,第二天竟然不来上班了,我吃过了,到处找也找不到他人影子,这在机关里真是很少见的情形,计部长铁青着脸到临时办公室宣布纪律,叶楚洲不告而辞的事情,不许向外透露一点口风,谁透露了,他拿谁是问,然后,当场就任命万丽为办公室临时负责人。

最近更新
copyright ? 2016 powered by 人事考试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