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健为雄

可是,我想哭。想一个人放声地大哭一场。 她出了个好主意:可是

时间:2010-12-5 17:23:32??作者:结婚证 ??来源:家具??查看:??评论:0
内容摘要:  埃里卡想回家。埃里卡想回家。埃里卡想回家。她出了个好主意:可是,我想哭想一个人您在维也纳到处转转,您深呼吸。您接着再演奏舒伯特,这回就正确了!

  埃里卡想回家。埃里卡想回家。埃里卡想回家。她出了个好主意:可是,我想哭想一个人您在维也纳到处转转,您深呼吸。您接着再演奏舒伯特,这回就正确了!

可悲的是,放声地大哭购买衣裳把迁入新居的期限无限期推迟了,放声地大哭同时,埃里卡经常处于被爱的纽带吞噬的危险之中;但愿在自己的巢里突然出现一只雄布谷鸟。明天早餐时,为了自己的轻举妄动,埃里卡肯定要受到严厉的告诫。昨天,母亲要是由于头发被扯掉而一下子吓死了该多好。埃里卡将会获得付款期限,尽管她要增加私人授课课时。克雷默尔把信看完。他没有直接称呼以示对埃里卡表示尊敬,一场因为这女人不配。克雷默 尔发现在他不自觉产生反应的身体里有一种受欢迎的共犯感觉。女人通过文字和他建立了接触,一场但是一种简单的接触本来更多是以接触点计算的。她有意不走温柔的女性接触这条道。尽管如此她似乎完全同意他的渴望。他扑向她,她没有朝他扑过去。这给他浇了一盆冷水,于是他用沉默回答女人的信。他沉默了好久,直到埃里卡给他提出答案。她恳求他把信铭记在心中,但是别拿出来给别人看。此外,凭着他的感情行事。克雷默尔摇了摇头。埃里卡反驳说,她本来也习惯于听任情欲的。埃里卡说,他有她的电话号码,可以打电话。静下心来想一想。克雷默尔沉默着,没有尾音,也没有延留音。他的手、脚以及后背都出汗了。好几分钟过去了。期待有情感的女人失望了,因为只等来第二十个问题,这是不是认真的,或者是一个恶意的玩笑?克雷默尔显出一种懒散、安详的样子,但那沉静立即就被打破了!人们只有在最强的欲望中,自然在这欲望没有得到满足之前看起来才会这样子。埃里卡研究,他的感情忠诚的表示停留在哪儿。你现在觉得我有点可恶吗?我希望不是。埃里卡试着胆怯地退一步说,不一定今天,可以推迟到明天。在鞋盒子里反正今天已经有事先规定好的绳索,各种各样的都有。她防止有反对意见,就说,她可以很容易再买一些。在专业商店可以让人按尺寸加工链子。埃里卡说了几句与她的愿望相符的话,她说话像在课堂上教师在说话。克雷默尔没说话,因为在课堂上向来是一个人说话。埃里卡要求:现在讲吧!

  可是,我想哭。想一个人放声地大哭一场。

克雷默尔被女人的愿望缓慢地引入动情的状态,可是,我想哭想一个人不管他愿意还是不愿意。以局外人的身份在信中读到那些愿望,但很快他就将被享乐改变!克雷默尔被自己吓了一跳,放声地大哭他惬意地酣睡在自己思想和言辞的温暖的浴盆里。他躬身到钢琴旁,放声地大哭卖弄起来。他以过快的速度演奏着自己偶然背熟的一首较长的乐曲。他想借演奏乐曲来显示点儿什么。埃里卡·科胡特为此感到高兴,为了在高速行驶之前阻止特快列车,她来到学生的对面。克雷默尔先生,您弹奏得太快也太响,以此您只能证明,精神的缺乏会导致在阐释中留下空白。克雷默尔不全明白她是什么意思。相反他哀求道,一场现在她无论如何不能停止,一场因为他马上就要火山爆发了。但是埃里卡说,现在她不想再握着它了,绝不。克雷默尔弯下身子,上身几乎碰到膝盖。他以这种姿势在厕所里摇摇晃晃地走来走去,一只白炽灯泡无情的光亮照着他。他乞求埃里卡,埃里卡不满足他。他自己动手完成了埃里卡的工作。他给他的女教师讲,如果在这时候如此不尊重地对待一个男人,是对他的健康不负责任。埃里卡回答:把手指拿开,否则您在这种场合或类似的情况下再也见不到我,克雷默尔先生。克雷默尔给她生动地描绘推延造成的疼痛。他将不能步行走回家。那叫辆出租车,埃里卡·科胡特平静地建议,一边在水龙头下草草洗手。她喝了几口水。克雷默尔试图悄悄地自己拨弄,像没有乐谱本时那样。一声尖叫使他停住。他应该干脆就待在女教师面前,直到她对他发出什么相反的命令。她想研究他身体的变化。现在她不想再碰他,这一点他可以完全相信。克雷默尔先生颤抖着哀求,他为突然中断关系而痛苦,尽管这关系不是相互的。他夸张地向埃里卡描述头和脚之间每个单独部位的痛苦阶段。克雷默尔天生不是一个在摇篮里就学会服从的人。他是一个刨根问底的人,因此他最后对女教师骂起来。他完全不能控制自己,因为他心中男性的东西被糟蹋了。男根必须在游戏和运动之后擦干净放回到盒子里。埃里卡反驳道,闭上你的嘴!她用的是那样一种声调,他真的闭嘴了。

  可是,我想哭。想一个人放声地大哭一场。

克雷默尔从钢琴教室消失了。跟在克雷默尔身后的女学生几乎还没开始练习,可是,我想哭想一个人女教师就撒谎说,可是,我想哭想一个人我们今天的课可惜得停了,因为我突然头疼。女学生像一只仙鹤般轻盈一跃跑掉了。克雷默尔从信中得知,放声地大哭这女人希望被他吞下去,放声地大哭对此他没有胃口,回绝了。克雷默尔解释他拒绝的理由,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而且他也不喜欢身上带着布团和镣铐。我如此爱你,克雷默尔说,我永远不会弄疼你,哪怕你愿意也不,因为每个人愿意仅仅做他自己希望的事。克雷默尔从他读的信中不会得出结论,这一点对他来说早已确定了。

  可是,我想哭。想一个人放声地大哭一场。

克雷默尔的面孔像镜子般光滑,一场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埃里卡的脸上已经开始勾画着腐烂。她脸上的皮肤已有皱褶,一场眼睑像一张薄纸在热浪中微微拱起,眼睛下面的细嫩组织泛着蓝色的光。在她的鼻头边有两道永远熨不平的折痕。面孔表面上变大了,这个过程还要持续数年之久,直至皮肤下的肌肉萎缩、消失,皮肤紧紧贴着冷冰冰的骷髅头。她头发里已有缕缕白发,尽管使用过各种染发剂,白发仍在不断增多,直至有一天会长成难看的一窝灰白乱发,它不会孵化出什么来,它也不会抚爱地拥抱任何东西,埃里卡也从来都没有温柔地拥抱过什么,她连自己的身体都没有拥抱过,但是她愿意让人拥抱自己。他应该顺从她,他应该追求她,他应该跪在她的脚边,他应该不停地时时想着她,不应该有别的出路。在公众场合人们很少看见埃里卡。她母亲一生也都保持这样,很少露面。她们母女待在自己的家里不愿受到来访者的惊扰。那时,她们不会遭到损坏。当然,在她们少得可怜的公开露面时,没有人给这两位科胡特女士提供特别多的东西。

克雷默尔的脑子被埃里卡的乱七八糟思想塞满,可是,我想哭想一个人跟着这个女人沿着约瑟夫城堡朝上走。过去这儿是维也纳的一个大的现代化电影院,可是,我想哭想一个人现在是一家银行。埃里卡和母亲有时在庆祝节日时来这里。但大多数时候女人光顾这里是为了省钱,看小而便宜的无聊电影。父亲留在家,为了更省钱,而且就父亲的情况来说,他正好不想把最后一点理智在电影院里消磨掉。埃里卡一直没有转身。她什么也没感觉到,连在近旁的恋人也察觉不到。这会儿她的全部心思都在一点上,在长得高大伟岸的爱人瓦尔特·克雷默尔身上。母亲头发零乱稀落,放声地大哭哭闹着站在起居室里。自己的埃里卡经常在起居室里举行私人音乐会,放声地大哭在这间起居室里除了她之外,还从未有别人演奏过钢琴,所以她便是这里的最佳演奏者。母亲哆哆嗦嗦的手上还一直拿着那件新连衣裙。假如她想把这件衣裳卖掉,那她必须尽快出手,因为这种画有甘蓝叶球大小的罂粟花的衣裳,人们只穿一年,过后便再也不穿了。母亲头上被揪掉头发的地方,现在感到疼得钻心。

母亲挖苦埃里卡太谦虚。你总是最后一名!一场文雅、一场矜持不会带来任何收获。不管怎么说,你至少得进入前三名,所有后来者,都得沦为垃圾。争强好胜的母亲这么说并因此不让自己的孩子上街,以便使自己的孩子不参加体育比赛,不荒废练习钢琴。母亲向朋友和亲戚喋喋不休地诉说,可是,我想哭想一个人自己生了一个天才。朋友和亲戚并不多,可是,我想哭想一个人因为她们早就和别人断绝往来,孩子没受外人的影响。母亲说,她越来越觉得自己的孩子是个天才。埃里卡是个弹钢琴的天才,只不过还未被人正确发现而已,否则埃里卡早就像一颗彗星升上了天空。与此相反,耶稣出生时只是一团污物。

母亲用力拉紧她的缰绳。两只手已经向前抬起,放声地大哭弹奏并复习勃拉姆斯的作品,放声地大哭这遍弹得好些。如果勃拉姆斯继承了古典艺术家的传统,他会十分冷酷,但他耽于梦想和悲伤,他是亲切感人的。母亲还远远不能被感动。母亲有点疑心,一场克雷默尔先生从很早以前的家庭音乐会时起就想挤入母亲和女儿之间。年轻人很可爱,一场但是他代替不了母亲,所有人都只有唯一的一个原始、本真的母亲。如果女儿和克雷默尔之间正好出现一致的话,那将是最后一次。不久,重建房屋的第一笔定金快凑齐了。母亲每天都制定一个新计划,又重新否定掉,因此女儿在新房子里也必须跟她睡在一张床上。也许现在必须锻打埃里卡这块铁了,趁它还热着,趁还没有在瓦尔特·克雷默尔身上烧热。母亲的理由:火险、盗险、有人破门而入、水管破裂、母亲中风(血压)、一般的和特殊性格的夜间恐惧。母亲将在新房子里每天重新收拾埃里卡的屋子,每次总会比前一次精细,但是谈不上单独给女儿安一张床,给她一张舒适的圈手椅将是最大的让步。

最近更新
热门排行
copyright ? 2016 powered by 人事考试网?? sitemap